平码复式几组|最准确的平码公式软件
知音網首頁 > 精華 > 禍起“寄血驗子”,灰色檢測太不靠譜

禍起“寄血驗子”,灰色檢測太不靠譜

www.kkari.icu 2018-09-26 09:48:56 知音海外版 我要評論

字號:T|T

  我國“雙獨二孩”和“單獨二孩”政策放開后,幾乎所有想生二胎的夫婦都希望能圓一個兒女雙全的夢,想做胎兒性別鑒定的人多了起來。在內地,鑒定胎兒性別是非法的,而在香港是合法的。于是,一些逐利中介便瞅準這一“商機”,暗中牽線搭橋,形成灰色利益鏈條,一項橫跨全國的“寄血驗子”服務應運而生。

  溫州男子程雪峰為實現“兒女雙全”的夢想,也想鑒定二孩的性別卻苦于沒有合適的途徑,當他得知昔日的情敵周國棟在從事“寄血驗子”這個項目后,為了心想事成,想方設法找周國棟做了“寄血驗子”,沒想到卻出了錯誤,最終引發一樁血案,由此揭開了“寄血驗子”的灰色利益鏈條……


  為檢驗二胎性別,

  向昔日情敵主動求和

  2015年6月的一天晚上,程雪峰委托同學高駿把昔日情敵周國棟約到喜來登大酒店吃飯。10多分鐘后,周國棟推門而入,見到程雪峰,他明顯吃了一驚:“高駿也約了你吃飯嗎?”說完,轉身要走。程雪峰趕緊上去拉住他,訕訕地解釋:“周國棟,當年是我混蛋不講究,無視哥們情義把趙瑩從你身邊奪走,我內心也非常愧疚!今天我特意委托高駿把你約你,是想當面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諒我……”“都過去這么久啦,還提它干啥?再說我現在的老婆也不比趙瑩差啊……”周國棟的回答大度而又刻薄。其實,程雪峰也并非真心想跟周國棟道歉,實則另有目的!

  時年34歲的程雪峰出生于浙江麗水,父母在柯橋輕紡城做布匹印花染色生意,家境殷實,大學時就與周國棟住同一寢室。周國棟,1982年3月生,浙江溫州蒼南縣人,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他倆因是浙江老鄉,性格也相投,所以格外親近。2004年大學畢業后,兩人同時進入杭州一家外企上班。后又在公司附近合租了一套小單元房,形影不離、情同手足。

  2005年夏天,公司新來了一個名叫趙瑩的美女。周國棟對趙瑩一見傾心,并展開猛烈的愛情攻勢。2006年年初,周國棟將趙瑩成功升級為女友。得知這個消息,程雪峰很郁悶,原來,他也一直暗戀著趙瑩,還沒等他向趙瑩表白,就被周國棟搶先一步。

  兩人公布戀情后,周國棟經常帶趙瑩到宿舍一起吃飯玩耍,三人也處得很開心。程雪峰很會做飯,有時周國棟在單位加班,還特意拜托他給女友做飯。

  每次程雪峰都滿口答應,周國棟對他感激萬分。可讓周國棟做夢都沒想到的是,程雪峰竟趁機向趙瑩頻頻示好,還故意告訴趙瑩以前暗戀過她,還沒等他表白,卻被周國棟捷足先登。得知程雪峰以前暗戀過自己,趙瑩的心態慢慢有了變化,程雪峰高大帥氣、家境殷實,周國棟雖然嘴甜,平時卻很懶散、任性,家境也不如程雪峰。她覺得,程雪峰才是自己理想的男友。最終,兩人決定向周國棟攤牌。

  得知程雪峰無視哥們情義,“撬”走自己的女友,周國棟將程雪峰痛打一頓,從那之后,兩人徹底絕交,再無任何交集。

  受此打擊,周國棟無心工作、夜不能寐,終日借酒澆愁,2006年5月,因一次工作上的失誤,周國棟被單位勸退。這年10月,程雪峰和趙瑩結婚了。自從結婚那天起,程雪峰父母便時不時暗示趙瑩,一定要給程家生一個男孩。對于這個要求,夫妻倆非常理解,程雪峰幾代單傳,自然希望有個男孩繼承家業。遺憾的是,2007年12月,趙瑩生了一個女兒。一心想抱孫子的公婆很失望,不僅不幫著帶孩子,還處處挑剔趙瑩的不是,家里成了硝煙彌漫的戰場。程雪峰勸妻子:“你別怪爸媽,他們也是抱孫心切。你能生女兒,也能生兒子,過兩年再生一個就是。”趙瑩別無他法,只好忍下來。

  日子在磕磕碰碰中過著,轉眼女兒已經6歲。此時,國家對二胎政策也有所松動,至少戶口不像以前那么難上,程雪峰身邊生兩個孩子的同學朋友越來越多。夫妻倆開始考慮生二胎。2015年4月,程雪峰和妻子造人成功。趙瑩懷孕1個月多月時,婆婆李娟對夫妻倆提出:“好不容易開放的二胎指標,可別又生個女兒,你們還是想辦法給胎兒做個鑒別吧。”

  但一番了解下來,程雪峰才知道,在內地進行胎兒性別鑒定是非法的,沒有醫生敢鋌而走險;而且做B超檢查胎兒性別得16周才能看清楚,那個時候胎兒很大了,如果不要的話就得住院做引產手術,對身體傷害很大。

  就在夫妻倆為此事發愁之際,2015年6月的一天,程雪峰受邀參加大學同學高駿為第二個兒子舉辦的“滿月酒”。席間,大家聊起關于“二胎”這個話題,大部分人都希望兒女雙全,一致認為胎兒性別鑒定很重要也很難。高駿當即給大家支招:“我們班有個叫周國棟的同學就在杭州做香港寄血驗子業務,去年我妻子懷二胎時,就找他做過,檢測結果說是男孩,還蠻準確的,你們誰想做的話,我可以幫你們引薦。”

  得知昔日情敵能做胎兒性別鑒定,程雪峰心情復雜,他既想找周國棟做寄血驗子,又擔心他拒絕。最終,夫妻二人商量一番后,為確保肚里胎兒的性別,程雪峰特意委托高駿將周國棟約到酒店,決定拉下臉向他求和。

  性別鑒定出錯痛失兒子,

  一對情敵心生嫌隙

  在程雪峰的再三懇求下,周國棟只好勉為其難坐下來一起吃飯。把話說開后,兩人借著酒勁開始東拉西扯,程雪峰故意將話題往“二胎”扯,還說自己眼下正為胎兒性別鑒定而發愁。時隔多年,程雪峰又是請自己在高級酒店吃飯,又是主動道歉,周國棟還以為他良心發現。但隨著談話的深入,周國棟猜到程雪峰道歉只是個幌子,想找自己做“寄血驗子”才是真實目的。

  周國棟故意不點破,安慰程雪峰不必為胎兒性別鑒定發愁,他正好就在做香港“寄血驗子”,可以幫他做胎兒性別鑒定。看到周國棟不計前嫌愿意給自己做“寄血驗子”,程雪峰很感激:“說實話,我是聽高駿說你在做‘寄血驗子’,我想找你做,又擔心你拒絕,這才硬著頭皮委托他把你約來。現在聽你這樣一說,我真的挺感動也挺意外!”

  周國棟也很坦誠:“以前的我恨你死的心都有,但后來我慢慢想通了,能被搶走的愛人根本不算愛人,而且我也算是因禍得福吧,雖然你害我沒了女友,但后來上天又給了我一段還算美滿的姻緣……”接著,周國棟借著酒勁打開了話匣子:9年前,周國棟被辭退后沒多久,跟著在杭州做醫藥銷售的表哥做了一名醫藥銷售。2009年春,他在推銷藥品時和一家藥店的女老板劉莉擦出愛情火花。當年6月,周國棟和劉莉結婚,婚后第二年,劉莉生下一對龍鳳胎。后來,劉莉便一直待在家里照顧兩個孩子,周國棟負責打理藥店的生意。2014年年初,周國棟開始在經營的藥店里跟香港一家公司合作開展“寄血驗子”業務。

  從周國棟講述中,程雪峰了解到:“寄血驗子”就是孕婦懷孕滿7周以后,抽取靜脈血液10-12毫升,將血液冷藏空運至深圳,再由中介轉運至香港做化驗。如果在血樣中發現Y染色體,那么就是男孩,如果沒有,則是女孩。

  接著,周國棟告訴程雪峰,他提供寄血驗子服務一年多了,已為近百名孕婦做過檢測,從來沒有出過差錯。周國棟還告訴程雪峰,香港血液鑒定胎兒性別是合法的,所以無需擔心法律問題……

  聽周國棟這樣一說,程雪峰愈加放心了。回家后,他高興地告訴妻子自己已經跟周國棟和解成功,可以做寄血驗子了。趙瑩似乎不太放心:“咱們以前畢竟傷害過他,你說他會不會糊弄咱們呢?”為讓妻子放寬心,程雪峰將周國棟對他說的話一五一十告訴趙瑩。趙瑩這才放下心來。為巴結討好周國棟,心思伶俐的趙瑩決定給他介紹一單業務。趙瑩有個閨蜜叫李靜,因為頭胎是個兒子,他和老公特別希望生個女兒。2015年5月,李靜懷孕了,也特別想知道孩子性別,并為此焦灼不已。

  在趙瑩的攛掇下,李靜果然心動了。2015年6月18日,程雪峰帶著趙瑩還有李靜夫妻一起來到周國棟經營的藥店。見程雪峰夫妻給自己帶客戶過來,周國棟顯得特別熱情,介紹完寄血驗子的相關流程后,周國棟才告訴他們:這種抽血測胎兒性別準確率有98%,只有客戶認可這2%差錯率,他才會做這個業務。程雪峰和李靜夫婦一致表示認可。

  接著,雙方各繳納了6000元中介費后,簽訂了一份“寄血驗子”協議。隨后,趙瑩按去社區門診抽了3管靜脈血,然后用周國棟提供的干冰包裹、裝進保溫箱后交給周國棟。周國棟說會立刻發往香港,兩天后便會有結果。

  兩天后,程雪峰接到周國棟的電話,說香港醫院的化驗結果出來了。隨后,程雪峰從周國棟那里拿到一張化驗單,化驗單上寫了各種數據,結論是:胎兒為女性。李靜檢測結果是個男胎。

  面對這一結果,程雪峰和妻子既失望又難過。得知趙瑩懷的是個女娃,婆婆李娟黑著臉勒令趙瑩“趁著月份還小,趕緊做掉。”趙瑩當即表示明天就做人流。

  第二天,已經懷孕3個多月的趙瑩在丈夫的陪同下到醫院忍痛做了人流手術。讓程雪峰始料未及的是,胎兒流出后,醫生告訴他是個兒子!程雪峰當場懵了,驗血結果明明是個女孩啊,他追問醫生:“真的是個兒子嗎?會不會搞錯了?”見程雪峰不相信,醫生肯定地告訴他:“真的是個兒子呢”并將死胎拿到他眼前:“你看他的‘小雞雞’在這呢。”親眼見到流掉的是個男孩,程雪峰猶如五雷轟頂!當時他腦子里出現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肯定是周國棟嫉恨自己當年橫刀奪愛,所以才故意使壞報復。”趙瑩聽說后也是悲痛難當,夫妻倆一致認定是周國棟使壞!

  懷疑靜脈血“掉包”,

  討伐情敵驚釀命案

  2015年6月21日,氣憤的程雪峰和趙瑩一起找到周國棟,指責他公報私仇,害他們失去兒子,要他負責。面對夫妻倆“公報私仇”的說辭,周國棟卻矢口否認,指天發誓自己壓根就沒使過什么壞,全是按正常程序做的,檢測出了問題他也沒辦法。他還拿出當初雙方簽訂的協議,說他們是認可這2%差錯率的,所以自己只能說聲抱歉。

  一方堅稱“公報私仇”,另一方卻問心無愧,雙方爭吵了半天也沒吵出個結果,程雪峰和妻子別無他法,只好自認倒霉。

  幾天后,李靜來看望小產后的趙瑩,并告訴她自己雖然希望能兒女雙全,但還是決定聽從命運的安排,再生個男孩。而趙瑩自打那次流產過后,雖然夫妻倆積極造人,卻始終未能懷上,程雪峰對周國棟的怨恨越積越深……

  轉眼,十月懷胎結束,2016年1月28日,趙瑩得知李靜竟然生了個女孩,她心里忽然生出一個可怕的想法:當初檢測結果顯示李靜懷的是男孩,結果李靜卻生了個女孩,她檢測的是女孩,結果卻是個男孩!難道?趙瑩不敢再往下想。當晚,趙瑩將心中的疑慮說給程雪峰。程雪峰頓時恍然大悟:“聽你這么一說,我敢肯定當初一定是周國棟那個王八蛋把你和李靜的靜脈血掉包了!”夫妻倆一致認定周國棟“使壞”了。

  程雪峰越想越氣,第二天一大早,火氣之下的程雪峰決定找周國棟討說法。想到周國棟身強體壯,擔心到時候萬一打起來自己會吃虧,程雪峰特意在口袋里揣了一把防身用的軍用刀。

  當天9點鐘左右,程雪峰來到周國棟的藥店。見到周國棟,程雪峰開門見山地表示,周國棟故意將趙瑩和李靜的靜脈血掉包,害死了他的兒子,要他賠償100萬元。見程雪峰再次找上門,還獅子大開口索要100萬,周國棟氣得渾身哆嗦,以為程雪峰想借此訛詐巨額錢財,也開始口不擇言起來:“當年你背著我搶了我的女人,現在你又想明目張膽來‘搶’我的錢,像你這樣厚顏無恥的人根本不配有兒子……”周國棟的話無疑是火上澆油,激怒了本就狂躁的程雪峰,他迅速掏出隨身攜帶的軍用刀,不由分說朝周國棟捅去,周國棟猝不及防,被刺中胸部,倒在地上。程雪峰愣了一下,意識到自己殺了人,不由得癱坐在地上。藥店的員工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傻了,很快,有人撥打了120和110報警。杭州市公安局淳安分局接到報警后,立刻派刑警趕赴現場,將程雪峰帶走。然而,周國棟因為失血過多,經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之后,警方調查時,程雪峰說出周國棟的寄血驗子服務。杭州警方當即立案,因周國棟已死亡,不追究其非法行醫的刑事責任,由此,一條寄血驗子的利益鏈條暴露在公眾視野內,周國棟生前與“寄血驗子”相關聯的地下黑市被徹底搗毀。

  2016年11月,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此案做出判決,以故意殺人罪判處程雪峰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編后:如今,二胎政策正式放開,很多人因此想“挑選”著生一個男孩或者女孩,甚至不惜為此而鋌而走險,做違法的胎兒性別鑒定。可任何鑒定都是有一定的誤差率的,不能因為一項檢查就斷送掉一條鮮活的小生命!孩子是上天賜予的財富,無論性別如何,都是我們最珍貴的家人!

  (因涉及隱私,除犯罪嫌疑人,其余人名、地名為化名)

  編輯/平凡

字號:T|T
關注我們:

新聞熱搜詞

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

編輯推薦

網友評論

收起評論

熱點聚焦

熱點視頻

圖文欣賞

1/5

精彩推薦

回頂部

平码复式几组 腾讯分分彩老总是谁 时时彩进一退二 山西11选五走势图一 35选七开奖结果辽宁 广东时时平台开户 今天15选五中奖规则 mg摆脱每次点击间隔40秒 连环夺宝卡使用时间 20选5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百度四川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