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码复式几组|最准确的平码公式软件
知音網首頁 > 精華 > 林憶蓮:隱藏在情歌里的愛情傳奇

林憶蓮:隱藏在情歌里的愛情傳奇

www.kkari.icu 2018-09-25 09:26:17 知音海外版 我要評論

字號:T|T

  2017年一開年,備受關注的音樂真人秀《歌手2017》節目中,林憶蓮以一首《不必在乎我是誰》驚艷全場,成為《歌手》第一期最大亮點,也毫無懸念地受到現場觀眾和媒體熱追。

  林憶蓮是流行情歌的鉆石級代言人。作為香港新流行音樂的領軍人物,她的金嗓無敵吸粉,唱功也完美無瑕,連帶一雙丹鳳細眼都成為風情萬種的最佳注解。而她鮮明的個性、獨到的選歌和擇偶眼光,也叫粉絲們不只喜歡她的歌,還對她率性而瀟灑的人生態度欣賞不已。

  事實上,林憶蓮的每一任戀人,都是她音樂道路上的良師益友,她的每一首經典情歌里也都有藏著她“愛”的傳奇!

  愛如海綿,滋潤自我

  才女往往愛才子,但也因為才子往往都很多情,且最愛一晌貪歡,處處留情,很容易就叫才女們的愛迅速萎謝。而以獨特風情登上天后寶座的林憶蓮卻從不擔心被棄,情路上愛的才子一個又一個。

  能提攜情歌天后的男子,一個個皆非俗物。林憶蓮首張專輯《愛情?Idon‘tknow》的監制馮鏡輝,就是林憶蓮的藍顏知己。第三張專輯《憶蓮》的形象顧問、唱片監制許愿,則是林憶蓮公開承認的前男友。

  林憶蓮從1983就加盟了新力唱片,出首張唱片時,她被包裝成了叛逆少女,曾入選十大中文金曲的《灰色》就是這時期的歌曲。但沒過多久,日本電視連續劇《阿信》風靡香港。由于小眼睛的林憶蓮長得很像扮演青年阿信的日本影星田中裕子,于是,她開始被有意識地包裝成浪漫、感傷但又不乏自信的日系風格。

  盡管如此,效果并不很理想。這也讓林憶蓮對自己的形象定位很有些茫然。1987年,許愿經公司安排成為林憶蓮的形象顧問和排舞老師。許愿也認為過分日本化包裝不適合林憶蓮,在他看來,形象應該不單是表面的包裝,而是需要配合音樂路線、歌手性格來全面打造,如果單走外表路線是不會恒久被人接受的。在深入研究了林憶蓮的音樂風格后,他建議林憶蓮試走一些高格調的音樂路線。

  倆人接觸沒多久,林憶蓮就驚喜地發現自己和許愿在很多方面都很合拍,于是好感倍增。在許愿的精心規劃下,林憶蓮憑借都市觸覺系列《灰色》《CityRhythm》《逃離鋼筋森林》《Faces(Places》,成功確立了自己西化、成熟、知性、獨立的香港都市時尚女性代言人形象。1989年,許愿為林憶蓮《激情》專輯設計的爆炸頭造型,也好評如潮。其后他更擔任林憶蓮唱片《野花》的監制,二人日久生情,無比甜蜜。

  但隨著事業發展,工作繁忙,倆人感情也逐步變淡,1993年正式分手。1996年許愿和一見鐘情的港星李麗珍閃婚,倆人被媒體稱為“美女與野獸”組合。但這期間,林憶蓮最為人熟知的就是那首《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而與許愿的分手感受,或許正如林憶蓮歌中所唱“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等待一扇不開啟的門,善變的眼神,緊閉的雙唇,何必再去苦苦強求,苦苦追問”。

  林憶蓮曾評價許愿:“他在形象和音樂上都給了我新的構思和概念,讓都市觸覺系列每一張都有它討好和有特色的地方,但又不失本身性格。”

  許愿之后,媒體曾傳林憶蓮和倫永亮的緋聞。但其實,許愿和倫永亮,是林憶蓮差不多同時遇見的人,不過她選擇了許愿,而倫永亮卻把自己最好的作品都給了林憶蓮,許多年一直如此。與許愿分手加盟華納后,倫永亮開始為她量身定做的創作歌曲,逐步使林憶蓮轉型為大都市茫然女子的風格,深受都市女郎們歡迎。

  作為梅艷芳、呂方、黎明、蔡琴等音樂大咖的幕后制作人,倫永亮卻鮮有緋聞,每當林憶蓮開演唱會時,他總是自告奮勇做嘉賓,于是被很多人默認為林憶蓮的追求者之一。林憶蓮曾公開向媒體表示:我把倫永亮當作一生知己,如果我到了64歲還未出嫁的話,我就嫁給倫永亮。不過,這段感情一直未能開花結果。

  不念過去,不畏將來

  林憶蓮的感情經歷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當屬她和大自己18歲臺灣音樂教父李宗盛的師生戀。李宗盛曾大贊林憶蓮:“像林憶蓮這樣的女人,聽她的聲音就足以愛上她。”

  1992年的林憶蓮和李宗盛皆處在各自事業高峰。倆人因合唱《當愛已成往事》假戲真做,也迎來了“愛情它是個難題”的煩惱,畢竟男方此時已有妻女,這段“師生戀”也因此背負著巨大壓力和罵名。

  這段備受爭議的地下戀情持續了好幾年。為了擺脫情傷,1994年林憶蓮選擇遠遁加拿大,但癡情的李宗盛竟然暫停音樂工作去了加拿大。據說,當時在林憶蓮住處的樓下,李宗盛站了一天一夜,哪怕天下著大雨也沒有退卻。據說,膾炙人口的金曲《為你我受冷風吹》就是李宗盛當日在溫哥華苦苦等候林憶蓮給自己開門時的情景,以至于林憶蓮每每演唱李宗盛為自己寫的這首歌時,都會忍不住紅了眼眶。1997年,李宗盛終于與妻子朱衛茵辦好離婚手續。1998年初,這段苦戀終于有了結果,兩人舉行記者會宣布懷孕的消息。2月于溫哥華注冊結婚,5月在臺灣省誕下女兒李喜兒。

  熱戀中,李宗盛為林憶蓮量身定制了《LoveSandy》這張專輯,除了《為你我受冷風吹》《傷痕》《聽說愛情回來過》等無一不經典。這也是林憶蓮加盟滾石唱片后的首張專輯,為她創下了空前的唱片銷售紀錄。僅臺灣地區就大賣80萬張。香港到臺灣發展的女歌手至今沒有一個能超越這個紀錄。據悉該專輯總共在亞洲銷量200萬,是林憶蓮所有唱片的銷量之冠。慵懶又動情,舒緩又激越的林氏嗓音,完美詮釋了都市中人的孤獨與向往。林憶蓮的歌、李宗盛的詞,一度成為華語樂壇的最亮眼風景線。

  然而,可惜的是,兩個在音樂事業上都很堅持的人,最終因為事業的發展方向不一樣,而導致了各種矛盾。李宗盛曾經說:“在音樂上分心太多后給妻子林憶蓮的愛就少了!”林憶蓮也說過:“我希望自己不被忽視,但是也要有自己的空間!”

  就像兩人剛開始唱的《當愛已成往事》的歌詞那樣,“人生沒有我并不會不同”。2004年7月12日,李宗盛與林憶蓮發表聲明宣布分手。

  愛到盡頭,覆水難收。李宗盛在分手聲明里說:“我們的愛若是錯誤,愿你我沒有白白受苦。祝你幸福,找到你要的、你認為值得的。”林憶蓮則寫了《微涼》的歌詞回應:“愛是一陣野風,愛是夏日玫瑰的香氣,愛是遠處傳來的一聲口哨,隨時都會消失。”

  沒有撕破臉皮,也沒有互潑臟水,好聚好散。如此詩意的離婚聲明,讓他們堪稱優雅分手的典范。

  然而,多年后,李宗盛在演唱會上,和大屏幕上播放的林憶蓮影像,一起隔空完成《當愛已成往事》的合唱時,還是幾度哽咽,掩面強忍淚。

  愛如空氣,宛若新生

  當許多華語流行樂的偶像女歌手,已經唱乏了時,林憶蓮卻始終給人以信心,即便經歷了離婚撕裂般的痛楚,她也不曾頹廢,仍精心打造自己作品,離婚第二年就憑借《本色》拿下了第六屆音樂風云榜粵語最佳女歌手獎。

  愛情從來不是幸福的唯一標準,在林憶蓮身上尤其如此,但愛情卻永遠沒有離開過她。

  離婚并沒有叫林憶蓮萎謝。因為她和20年前的男友陳輝虹重逢了。陳輝虹是前香港商業電臺DJ、前亞洲電視藝員,香港資深音樂人,著名的詞曲作品有王菲《暗涌》、陳慧琳《風花雪》等,后任香港EMI唱片亞太區新媒體副總裁。

  18歲時,林憶蓮曾和陳輝虹相戀,彼時倆人都是電臺DJ,半年后分手。兜兜轉轉,都已離異的倆人舊情復燃,甚至眾目睽睽下十指相扣。在演唱會上,她唱著前夫李宗盛為她寫的歌,現男友陳輝虹給她上臺送花。那一刻,很多粉絲稱相信了愛情也相信了友誼。但最終,倆人的戀情還是在愛情的余火燒盡后選擇了分手。

  2011年,已經45歲的林憶蓮再次被爆出和比自己小11歲的音樂人恭碩良相戀。1977年出生的恭碩良,外祖母為中墨混血兒,母親為土生葡人,父為菲律賓人。他生于香港,早年居于澳門,后赴紐約城市大學主修音樂。1999年推出首張專輯《Here&Now》,有“澳門第一鼓手”美譽。張學友、方大同、陳奕迅的演唱會,都邀請他擔任鼓手。2011年他曾憑借電影《東風破》的原創歌曲《Heretostay》,榮獲當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原創歌曲。

  從2010年2月林憶蓮上海站演唱會開始,倆人的感情不斷升溫,兩月后在北京共同慶祝林憶蓮生日。作風西化,才氣逼人的恭碩良,一向不拘小節,鮮有東方人的含蓄,總喜歡給林憶蓮的音樂提意見,這反而給林憶蓮留下了鮮明印象。倆人走在一塊也算是水到渠成的事。

  相戀后恭碩良搬進了林憶蓮位于香港赤柱的別墅,林憶蓮的豪車也成了小男友座駕,只要恭碩良有工作通告,林憶蓮都會派司機接送。每逢開演唱會,林憶蓮也鐵定請恭碩良擔任“御用鼓手”。此外,林憶蓮還贊助恭碩良當老板開錄音室,生活和事業處處替小男友著想,既是情感的外露,也是惜才表現。

  這難免讓外界給這段姐弟戀貼上了“女尊男卑”的標簽。對于外界的看法,恭順良說:“論事業成就,我當然及不上她。她唱《灰色》時,我還在澳門讀書;她是歌壇的偶像,而我只是個音樂人,只想幫歌手做音樂。”而一向鮮少談論感情話題的林憶蓮,卻于2013年發聲明承認戀情,力撐小男友。

  牽手旅行、去蒼蠅小館進餐,在小男友面前,林憶蓮甜如少女。八卦黨并不看好這段愛情,但林憶蓮從不自尋煩惱,而是樂在其中。她認為,“愛情是非常美妙的一件事,它應該是給你動力,給你享受,可是你要先找到自己是怎么樣一個人,自己一個人過得很快樂很自在,那么當愛情來的時候它才會是一個美妙的東西。”

  最讓林憶蓮開心的是,她那正值叛逆期,性格亦特立獨行的女兒,在認識恭碩良后對音樂的興趣大增,并認真向恭碩良學習打鼓和彈吉他,這讓母女關系更為親密。可是由于“大男孩”恭碩良有恐婚癥,林憶蓮跟他達成了默契,約定先不結婚、不生小孩。

  一句“不念過去、不畏將來、享受當下”,成了林憶蓮愛情的金句。也正是這樣,這段戀情,讓林憶蓮的音樂生涯再次大放異彩。

  2012年,恭碩良擔任制作人的專輯《蓋亞》,一改過去風格,頗具實驗氣質,不再低吟小女人的情感而是拯救地球環境和尋回人類靈魂。“敢愛我嗎?擁抱我吧?釋放你的心聽聽你身體,在說什么……擁抱我吧,釋放你身體,聽聽你的心想要什么……”這首由林憶蓮參與作詞,恭碩良作曲的《假釋》,雖然褒貶兩極分化,但卻被視為對新戀情的最好紀念,也預示著林憶蓮在音樂上的一次新生。

  前男友許愿幫林憶蓮成功包裝出了香港都市女性的前衛時尚感,讓一個灰姑娘一躍成為地鐵海報上的女神;《不必在乎我是誰》,是李宗盛寫給林憶蓮的“音樂情書”,對林憶蓮有著非凡影響。

  當林憶蓮登上《歌手2017》第一期舞臺,再度唱起前夫李宗盛創作的名曲《不必在乎我是誰》時,她身后的鼓手是現任男友恭碩良。當香港有人非議她參加《歌手》是自掉身價時,前男友許愿卻在媒體上公開力挺:“一個女歌手在她這個年紀仍有堅持、能力和技巧這樣做,香港人應感到驕傲……香港媒體沒頒獎過最受歡迎女歌手給她,雖然她從不看重這些獎項,但我認為她是應得的。”

  一個女人,能夠“愛時投入,分時無怨”,能和情路上的每個男人“再見亦是朋友”,估計也只有林憶蓮能夠做到。

  “林憶蓮”的名字,是父親取的。之所以給女兒取這個名字,是為了紀念他以前的一個女朋友。林憶蓮說:我覺得我媽很大方,她一定很愛我爸。這個記錄著一段年少戀曲的名字,或許早就暗示了林憶蓮的一生,注定要在愛情里糾纏,也被愛情成就。

  編輯/賀長虹

字號:T|T
關注我們:

新聞熱搜詞

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

編輯推薦

網友評論

收起評論

熱點聚焦

熱點視頻

圖文欣賞

1/5

精彩推薦

回頂部

平码复式几组 看极速时时开奖结果 极速快三软件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是不是骗局 北京pk拾6码倍投图 华东六省15选5 北京11选5投注台子 太湖字谜汇总每天更新 谁能修改私彩账户余额 三分赛车是哪里的官方 重庆时时组六杀3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