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码复式几组|最准确的平码公式软件
知音網首頁 > 精華 > 出軌的前妻“弱勢”回歸,看我如何留住搖擺的丈

出軌的前妻“弱勢”回歸,看我如何留住搖擺的丈夫

www.kkari.icu 2018-09-19 09:11:08 知音海外版 我要評論

字號:T|T

  2014年,27歲的小敏不顧家人和朋友的強烈反對,嫁給33歲的康志超這樣有過一次婚姻、遭遇妻子背叛的男人。表姐苦口婆心地勸說:“如果他真有你想象的那么優秀,為什么前妻義無反顧地拋棄他,投入別人的懷抱?”小敏堅定地說:“那是因為他前妻目光短淺,不懂他的好。如果你了解他,就知道他是一個多么善良、優秀的男人了!”

  婚后一年,他們的再婚家庭琴瑟和鳴、溫馨融洽。可2015年元旦,前妻遭遇新歡背叛和疾病侵襲,身心俱傷地向康志超發出求助時,這個善良的男人居然動搖了。面對著情敵的頻繁示弱,看著老公的不計前嫌,現妻將做出怎樣的抉擇,才能讓自己的婚姻城堡固若金湯?本文主人公小敏的經歷,相信會給很多再婚家庭一些觸動。以下便是她的親身敘述——

  前妻回歸,丈夫照顧

  從2015年1月份開始,連續三個月,康志超每天早出晚歸,心事重重,終于病倒。到醫院一查,結果讓我大吃一驚——胃中度糜爛、嚴重骨質疏松。連相熟的醫生都驚嘆:“最近這段日子你到底干了些什么?以你的體質,不可能身體一下子變成這樣。”緊急辦理入院手續時,我和康志超發生了激烈爭執,他一定要轉院到我們一個熟人也不認識的沈陽202醫院去。見我又急又惱,急掉眼淚的樣子,康志超終于坦白:“劉湘得了心梗加糖尿病,住在202。你也知道她父母都不在了,又沒有什么兄弟姐妹。我不能不管她。”

  真是五雷轟頂!原來,這三個月來,他一直在照顧那個曾經讓他傷透了心的前妻劉湘。三年前,劉湘喜歡上了一位做汽車配件生意的有錢人,不惜將腹中已經三個月的胎兒流產。為了讓康志超徹底死心,她干脆不和他進行任何的對話,而是直接一紙訴狀起訴離婚。那場離婚對他們兩人來說,不僅傷筋動骨,而且鬧得滿城風雨,在所有人看來,劉湘都像是要急于拋掉一塊舊抹布一樣甩掉康志超。最讓康志超難堪的是:他們兩人還未離婚,劉湘就已搬到了對方家里,并時不時地挽著那人登堂入室,讓康志超顏面盡失。

  可是,三個月前,康志超接到了劉湘的電話。這個三年間音信杳無的人在接通電話時,泣不成聲。

  原來,這三年,劉湘一直無名無分地跟那個人做生意,那個人也很放心將生意交給八面玲瓏、能干潑辣的劉湘。誰知那個人漸漸地迷上了地下彩票,且越玩越大。等到劉湘發覺時,連劉湘離婚時分得的那套住房也被抵押了出去。盡管劉湘哭天搶地地捏著房證不撒手,可是,怎奈那些黑道上的人三天兩頭兒來家里騷擾,再加上那個人跪地相求。劉湘只好將房子賣了給那個人抵債。可是,在榨干劉湘最后一毛錢后,那個人蹤影皆無了。

  這場巨大的變故摧毀了劉湘的身體,僅僅幾個月的時間,她先是因心梗被送進醫院,接著又被查出糖尿病,而且是極為嚴重的一型。走投無路的她,在人生最為荒涼無助的時候,想起了康志超。

  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我不忍心責備康志超,把他送進了202醫院,但胸口總有塊兒石頭似的堵著。康志超照顧他前妻我沒有意見,但他居然如此投入,甚至不惜以犧牲自己的健康來照顧她,這份舍生忘死,卻不能不讓我難過。無意間,聽到康志超在病床上給他最好朋友打電話,他說:“只要她一天沒嫁人,我就覺得她還是我的家人。看著她現在的那個樣子,我總是覺得跟自己有關。只要她過得不好,我的日子也別想好過。畢竟,我和她共同生活了那么多年……”他自己都病成這樣了,關心的,卻依然是前妻的境遇。

  眼淚,再也控制不住地奪眶而出。當初,我頂著所有反對的壓力,嫁給了這個二手男人,全心全意地愛他,試圖抹平第一次婚姻留給他的所有創傷,可沒想到,劉湘一病,立刻抵消了他們之間所有的仇與怨,尤其是康志超那句“只要她一天沒嫁人,我就覺得她還是我的家人”,最為讓我出離憤怒——這才是康志超內心最真實的想法,不管他如何怨她,心中,始終給她留了一個至親的位置。那么我呢?

  我沖進病房,奪過康志超的手機,用力地拋向了窗外。我努力平靜地對他說:“接你的老婆回家吧,和你的原配白頭偕老吧!”

  站在醫院的門口,不知向左走還是向右走之際,我突然間很想看看劉湘現在的樣子。我好奇,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女人,在狠狠地傷了康志超之后,還能讓康志超對她如此有情有義。于是轉身去了內分泌科病房,很順利地打聽到了劉湘所在的房間。

  隔著門上的長條玻璃,我看到了康志超的前妻——一個蒼白憔悴的女人,此時正目光茫然地看著窗外。從康志超那里知道她今年才32歲,但看上去卻像45歲一樣。我想恨她,但恨不起來。因為無論怎么看,都覺得現在的她,不是我的對手。至少我比她年輕健康,沒有那樣一段不光彩的歷史。既然她已經不是對手,那我干嘛要為這樣一個病人,拱手出讓自己的婚姻?干嘛讓自己的愛人背上一個永遠的包袱?就算他們真的破鏡重圓,誰都知道未必幸福,那么,我干嘛要把自己的愛人推向火坑呢?

  這樣想的時候,我居然有些豁然開朗了。雖然那天晚上我沒有在醫院陪護康志超,但我卻用一晚上的時間,擬好了我的婚姻拯救計劃。

  誠意相待,化解尷尬

  第二天一大早,我做了兩人份的早飯,奔向醫院。到了康志超的病房,他卻不在。不用猜,他肯定是去了劉湘那里。我心中略有不快,但還是提醒自己要冷靜理智。果然,我在劉湘的病房看到了他們倆,他們正在一張桌子前吃飯。

  我這樣安慰自己:盡管他們又像以往一樣同桌進餐了,可是,無論如何看上去,他們都不再是般配的一對了。然后,我落落大方地敲門,在他們兩人都異常尷尬的氣氛中,給自己打著圓場:“劉姐,沒想到咱倆的第一次見面會是在這樣的地方。康志超身體不好,如果你不介意,我想以后多往你這兒跑跑,因為康志超的關系,我不想拿你當外人處。”

  劉湘、康志超都不知如何接話茬,我雖也尷尬,但戲開演了,我不能讓自己冷場,只好接著說,“你看,為了表示誠意,我連早餐都是帶了你們兩人份兒的。”劉湘強擠出一個笑容,對我說:“謝謝,給你添麻煩了。”我話里有話地說:“只要你恢復健康比什么都強。請你別見外,我和康志超很愿意做你的親人。不管你是否接受,我們都不會看著你不管。”此時的康志超已經沒有理由再沉默,他接過話茬:“劉湘,好好養病,有我們呢。”“我們”,一個多好的稱謂,也就是說,照顧她,從此是“我們”的事兒,而不是康志超一個人的事兒。我用兩碗粥,成功地解決了康志超的立場問題。

  那天我和康志超回他病房的路上,康志超把所有的感激都寫在了他那張漲紅的臉上。“小敏,對不起……”不等他說完,我斬釘截鐵地打斷了他:“在劉湘這件事情上,是我小氣了。昨天晚上,我想通了。如果我是你,也不可能對劉湘的求助無動于衷。”

  康志超有些動容,我趁熱打鐵:“一個對前妻都如此仁至義盡的男人,對我還會錯嗎?我倒覺得,這件事就像一個試金石,讓我看到了你真實的內心。康志超,我很為自己的眼光得意。”康志超把我摟在了懷里,動容地說:“小敏,謝謝你能這么想。路人行乞咱還得解囊相助,更何況,劉湘現在這個樣子,我沒法袖手旁觀。”我笑道:“不用解釋,你的事兒,就是咱家的事兒,我們一起來分擔。坦白地說,我并不是十分放心徹底地把你舍出去,所以我們要一起來。”康志超笑了,橫在我們之間的那道隔閡終于挪開了。但我知道,久病而無助的劉湘,還會成為我們婚姻中一個不和諧的因子,我必須再用一點兒耐心,把她變成我們家的親戚樣的人物,而不僅僅是康志超的前妻。只有讓她對康志超死心,我的家才能徹底回歸幸福寧靜。

  以退為進,守住戰場

  事情并不出我所料,盡管我和康志超一起為出院的劉湘租了房子,還承包下了一家毛線店,讓她每天守著店面賣毛線和定制毛衣。但憑女人的直覺,我知道劉湘還是心存希望的,她希望和康志超有可能復合。因為在康志超無條件的原諒里,曾經滄海的她,終于明白,康志超才是她最理想的歸宿。

  吃過虧而身體欠佳的劉湘不再像從前那樣逞強,對心軟的康志超,她懂得了示弱的重要。經常,康志超的手機里會有這樣的短信:“今天血糖沖到了26,醫生嚇得半死。我卻想,如果沖得再高些,直接酸中毒死掉最好。”“剛才來了一個女顧客,半買半搶地拿走了一件毛衣。終于知道了單身女人的不容易,但我命該如此。”“去醫院的路上,看到了曾經的家,暗暗發誓,拼命賺錢,把它贖回來”。

  我可以想象,善良的康志超看到這些短信時的心情。我不動聲色地讓它們繼續停留在手機里,然后,以康志超的名義給劉湘寫了一封信,信中,我替他們追憶了曾經的婚姻生活,并下了這樣的結語:“那時,我是一心想要與你偕老的。所以夢碎時,我傷心消沉了很長一段時間。現在,經常有人問我,再面對你,真的一點兒不記恨、不心存芥蒂嗎?我無語,其實怎么可能沒有?我是人,不是神,只是輕重而已。更何況,與你的病情相比,我是可以說服自己盡量忘記對你的恨的。在你大病伊始、走投無路之際,我不是沒有想過再重新與你在一起。但,認真地想過之后,我知道我們都回不去了。我承認我沒有那么大的胸懷,真的當過去什么都不曾發生。我也不敢保證,任何情況下都對曾經只字不提。但小敏的舉動讓我明白,人應該珍惜眼前。是小敏重燃了我對愛情的信仰。若非真愛,她怎么可能做到對你情同姐妹?這些天,她一直在同北京一家醫院聯系,據說那是國內惟一一家通過移植根治糖尿病的試點醫院,上萬個患者在預約排隊等候。她不斷降低家里的生活水準,寄希望一旦預約成功,就可以拿出那五萬元的手術費。她說,你過得好,我們才可以盡情地幸福,否則總是缺憾。所以,劉湘,就算是為了我和小敏,你也應該重新樹立起生活的信心,樂觀堅強地面對每一天。我希望,再收到你的短信時,可以分享你的開心。請記住,你并不孤單,我和小敏,是你永遠的親人。”

  說實話,寫那封信時,連我自己都被感動得哭了。我想,劉湘看到后,也不會無動于衷。至少,她會明白,她跟康志超最好的結局也只能是做親人。同時,也是那封信,讓我徹底地理清了自己的思路。我如信中所寫,不僅往北京打了電話,還利用年假與康志超一起去了北京,并走訪了近十位曾經做過手術的糖尿病患者。

  看到他們手術后生活得很好時,我興奮地給劉湘打去電話:“劉湘,我跟康志超說好了,家里伙食從每天三十元的標準降至二十元,你早一天手術,早點兒恢復健康,也早一點兒另覓佳婿。免得我整天提心吊膽的。”電話的那一頭,劉湘也開起了玩笑:“就算再婚,我也會對你家康志超眉來眼去的。你就等著吧。”

  至此,我的婚姻終于落袋為安,而我,也從此多了一個走得不是很近,但關系卻日漸深厚的大姐……

  編后:有一種情敵比初戀女友更可怕,那就是前妻!畢竟相愛過、生活過,雖然因為種種原因兩人分開,但那種血濃于水的情感烙印,是很難消除的!

  如果前妻回頭,而丈夫又在搖擺,是不是很令人抓狂?這種時候吵架沒用、哭泣沒用,只能靠智慧來化解怨恨和猜疑,否則只會讓丈夫陷入搖擺的境地,甚至苦不堪言,一心只想逃避!

  編輯/平凡

字號:T|T
關注我們:

新聞熱搜詞

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

編輯推薦

網友評論

收起評論

熱點聚焦

熱點視頻

圖文欣賞

1/5

精彩推薦

回頂部

平码复式几组 河北时时走势图开奖号码 排列3和值走势图1000期0期 广东十一选五前一推荐号 免费手机游戏下载 四星7000注的最稳方案 梭哈如果对家钱不够怎么算 97彩票网软件 pc蛋蛋小号认证规则 麻将机价格 微彩是干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