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码复式几组|最准确的平码公式软件
知音網首頁 > 精華 > “做賊心虛”豈能失守底線,那關不上的“潘多拉

“做賊心虛”豈能失守底線,那關不上的“潘多拉魔盒”啊

www.kkari.icu 2018-09-18 11:42:06 知音海外 我要評論

字號:T|T

原因匪夷所思:僅僅是張敏在出租房里與情人激情,被身為中介的王曉文帶客戶時撞見,此后張敏一直擔心王曉文“惦記”,做賊心虛的她給他錢物以圖封口,最終竟燃起了這個在貧困懸崖掙扎青年的惡念之火……

\


  2015年12月12日,剛畢業不久的大學生中介王曉文將自己的客戶張敏勒死在出租房里。

  原因匪夷所思:僅僅是張敏在出租房里與情人激情,被身為中介的王曉文帶客戶時撞見,此后張敏一直擔心王曉文“惦記”,做賊心虛的她給他錢物以圖封口,最終竟燃起了這個在貧困懸崖掙扎青年的惡念之火……

富翁之妻神秘死亡

  2015年12月12日,正在青島出差的廈門一家陶瓷公司的老總趙延東突然收到一條銀行發來的成功轉出15萬元的提示短信。想到可能是妻子張敏轉走的,趙延東并沒多關注。

  38歲的趙延東是福建省寧化縣人,2000年大學畢業后應聘到廈門市海滄一家陶瓷公司做銷售。在那里,他認識了比自己小2歲的張敏。張敏是江西省贛州市人,兩人于2002年結婚,次年生下兒子趙杰峰。

  2004年初,趙延東夫妻一起辭職創業,在稍有積累后,趙延東注冊了一家陶瓷公司,打拼多年后,積累了上千萬資產。

  然而,趙延東第二天趕回廈門家時,妻子不見蹤影,電話顯示關機。在多方聯系無果后,預感不妙的他趕緊報案。

  集美分局民警當即在銀行調取監控錄像,發現15萬元是通過中國工商銀行自助銀行的柜員機轉到了賬戶戶主“陳放”。警方找到陳放,卻發現他是個在校讀書的大學生,上月剛弄丟了身份證。

  2015年12月15日早上8時左右,集美公安分局接到一位摩的司機報案稱,在集美車站一廢棄的磚瓦廠發現一個紙箱里裝著女尸。經趙延東辨認,死者正是妻子張敏!

  警方通過走訪,很快從一位專門從事私人運輸的面的司機張建口中了解到——

  2015年12月12日晚上10時許,他曾替人從集美海韻花園小區載過一個大紙箱到拋尸路段,雇請他運貨的是位約28歲上下的年輕男子。根據這一線索,警方很快從監控視頻里發現了他。就在此時,警方還發現“陳放”的銀行卡在福建龍巖市區的一家銀行柜員機上被人陸續提款,調閱監控錄像后,發現該男子與海韻花園小區雇車的年輕男子為同一人。

  該男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經趙延東確認,發現該男子是自己半年前,將位于海韻花園小區一套房子委托其出租的房屋中介王曉文。昔日的房屋中介,是怎么樣盯上自己的客戶的?2015年12月29日,隨著王曉文被抓獲歸案,謎底終被揭開……

“封口費”引發殺身禍

  王曉文,1987年出生于福建省武平縣農村,父母都是農民,他有個比他大4歲的姐姐,和正讀高中的弟弟。

  2014年7月,剛大學畢業的王曉文和女友陳凌燕一起到廈門打拼。王曉文專業是市場營銷,在超市做了幾個月的促銷員后就辭職了。直到2014年11月初,他應聘到廈門市集美區一家房產中介公司做了業務員。

  2015年6月中旬的一天晚上7點多,來了一對中年夫妻,找到王曉文,將位于海韻花園的一套四室二廳面積達200平米裝修豪華的房子,委托他所在的中介公司出租。中年夫妻就是張敏和趙延東。在簽下委托協議后,夫妻倆留了鑰匙離開了。

  8月7日的下午2點左右,中介來了一對外國夫婦,對張敏那套房子表示出極大的興趣。王曉文當即就帶著老外夫婦去看房,誰知他剛開門,就發現臥室里傳來異常的聲響。

  王曉文三步并作兩步推開臥室門,卻赫然發現張敏和一個男人在床上翻云覆雨。王曉文忙帶上門并連聲道歉,隨即帶著租房客迅速退了出去。

  據王曉文交代:當他巧遇這幕后,最初他一直不安,覺得以后再面對張敏難免尷尬。一周后,他接到張敏電話,約他說有事要跟他談談。

  晚上8點多,王曉文如約而來。猶豫許久后,張敏吞吞吐吐地說起了那天的事,一再懇求王曉文不要把這事告訴丈夫,否則自己的家就完了。王曉文開始還為自己冒失撞見張敏的隱私而不安,沒想到張敏反而主動懇求自己,他一再保證絕不會搬弄是非。聽到他的保證,張敏才千恩萬謝地離開。

  沒想到,兩天后,張敏再次約王曉文。這次她送給王曉文一萬元的紅包。“張姐,你這是干什么?”“你帶人看了那么多次房,生意雖沒做成,但也辛苦,就算給你的補償。”張敏誠懇地說。

  無功不受祿,王曉文對接受這筆“巨款”心有不安,堅決拒絕了。見他不接受,張敏突然跪在他面前:“那事只有你知我知他知,我們都是有家庭的人,如果此事一旦傳出去后果不堪設想,所以你一定保密。”王曉文點頭承諾。張敏臨走前,硬將一萬元塞給了他。

“惦記”出軌,養虎成患

  2015年9月底,張敏又給了王曉文1000元的商場購物卡,讓王曉文中秋給父母買點禮物。“我老公最近一直在問房子怎么還沒租出去,我擔心他會給你打電話,你可要保守秘密。”

  在王曉文的再三保證下,張敏滿意離去了。從撞見張敏出軌后,張敏不斷給王曉文施著小恩小惠。剛開始王曉文還心存感激,可時間一長,看著張敏做賊心虛緊張的樣子,王曉文又好氣又好笑,尤其是目睹她駕著她的寶馬絕塵而去,他甚至想:“要是把這秘密交換張敏的豪車,不知道她肯不肯?”王曉文嘲笑自己胡思亂想,也就忙別的事了。

  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

  2015年國慶節前夕,和王曉文談了三年的女友提出分手。眼見廈門的房價越漲越高,而男友和自己的工作都沒起色,兩人的矛盾也越來越多,看不到希望的陳凌燕最終離去。

  打擊接踵而至。2015年10月下旬的一天晚上,王曉文突然接到母親的電話:他父親到醫院檢查,被查出尿毒癥中晚期,醫院說必須馬上換腎,手術費需要十幾萬元。

  放下電話,王曉文慌忙找出存折:折上只有1.6萬元!看著每個月存折上幾百幾百的存款額,王曉文有點心酸。況且,他在這城市舉目無親,誰會借錢給他呢?

  正在王曉文哭泣的時候,張敏的電話來了,她說朋友剛送來一筐螃蟹,讓王曉文明天在那套出租房里等著自己給他送來。掛斷電話,王曉文的希望冉冉升起:張敏是闊太,對自己又這么好,想來找她借十萬也不是什么難事。再說,自己一直替她把守著這么大的秘密,就算是拿十萬塊的封口費也不算過分。

  張敏可能做夢也沒想到,自己這樣主動頻繁示好,已悄悄開啟了王曉文心底那扇欲望之門。第二天下午6點,王曉文便如約去了張敏的出租房,張敏笑吟吟將螃蟹交給他,臨走又說:“曉文,我老公最近給你打電話問房子沒?你沒跟他說什么吧?”王曉文連連搖頭,張敏滿意點了點頭就要走,王曉文跟在張敏身后,囁嚅說道:“張姐,你……能不能借我10萬?”

  一聽王曉文開口借10萬元,張敏頓時臉色驟變。“我父親得尿毒癥急需換腎,張姐,你借我錢我一定會還給你的。”王曉文帶著哭腔請求。張敏不客氣道:“小王,做人不能這樣,我當初就是覺得你人不錯,才對你這么好的,你別以為我是害怕。”張敏丟下這話后開著車絕塵而去。

  借錢遭到拒絕,又被張敏羞辱一番,王曉文倍感屈辱。不過,張敏臨走的話倒是點醒了王曉文:好你個張敏,我遵守承諾一直幫你守著這天大的秘密,你卻這樣對我。他腦海中突然冒出用這“秘密”好好敲詐張敏一筆的念頭。

  罪惡的念頭一旦滋生就很難壓制。后來發生的一件事,再次加速了王曉文罪惡念頭的燃燒:由于房地產業受國家調控,房屋交易量萎縮,王曉文所在的中介公司幾乎一個月難有一單房產交易業務。2015年11月中旬的一天,老板通知王曉文等業務員,到12月底,他就要把店面轉讓出去,不再經營了。

  失業在即,父親的治療費仍然沒著落。走投無路的王曉文,腦海中敲詐張敏的念頭變得愈發清晰起來。

  眼看面臨失業的日期越來越近,父親那邊的治療費也聲聲告急,王曉文坐立難安,決定鋌而走險了。2015年12月11日下午兩點左右,王曉文假稱有人看中張敏的房子,讓張敏到房子里見面談談具體條件。也許是感到自己對王曉文太絕情怕惱了他,張敏如約而至。張敏見并沒有租房客來,好奇地問:“租房的人呢?”

  “隨后就到。”王曉文答。沒有防范的張敏走進了門,王曉文隨手將門悄悄關上。

  抱著一線希望,王曉文再次請求張敏借10萬給自己,并承諾會盡快還她。張敏不悅道:“你別想拿這敲詐我,我老公換了手機號碼,以后你也聯系不上他了,這套房子嘛,我也準備收回,不出租了,你就死了這個心吧。”

  張敏的話字字敲在王曉文心上,他突然從心底升起一股熊熊怒火:我替你保守了這么長時間的秘密,你想這么就打發了我!說時遲,那時快,王曉文趁張敏不注意,繞到她身后,掏出隨身準備好的水果刀比住她的脖子。張敏一面掙扎一面放聲大喊救命,王曉文用隨身準備好的毛巾塞住張敏嘴巴,并用尼龍繩將其捆綁起來:“快,拿出10萬塊錢來,我絕不傷害你性命。”

  張敏嘴巴發出“嗚嗚”的聲音,并用眼睛示意自己掉在地上的包,王曉文顫抖著手撿起包,從里面掏出多張銀行卡。他拿開張敏嘴巴里的毛巾,用刀比著她脖子:“說,密碼多少?我只要錢不要命。”張敏說出了密碼,央求王曉文放過自己。王曉文用毛巾塞住張敏嘴巴,拿著銀行卡去樓下不遠處的一個柜員機上查詢密碼正確后,回到樓上準備放掉張敏。

  瞬間成惡,釀成命案

  就在王曉文為張敏松綁的瞬間,他敏感捕捉到了張敏眼里轉瞬即逝的怒火,他的手不由得停了下來:雖然張敏有把柄在自己手上,可就如她所說的,自己又沒證據,反倒是張敏,如果事后報警正好借著這機會除掉自己……

  想到綁架勒索罪的嚴重后果,王曉文哆嗦了一下,他腦海里突然冒出把張敏弄死的念頭。

  張敏看到王曉文拿著繩子要往自己的脖子上套,似乎也意識到情況不妙,嘴里“嗚嗚嗚”直叫,并不斷往后挪,眼睛里盡是哀求。王曉文伸手抹了一把汗,掐住張敏的脖子將她往床上拖。張敏拼命掙扎,用腳使勁蹬向王曉文的下身,被踹疼了的王曉文抽出隨身帶的匕首,不分青紅皂白朝張敏身上捅去。

  幾分鐘后,見張敏沒有動彈,已經徹底陷入癲狂的王曉文又用繩子使勁勒住張敏的脖子,直到張敏徹底不動彈,王曉文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做完這一切,王曉文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然后,他到外面買了個大紙箱,回到房內將張敏的尸體抱到箱子里,用膠帶封好,當晚10點多,他便從外面雇了一輛面的,將尸體運到了廢棄磚窯旁邊,隨后將紙箱扔到破損的磚窯內。

  第二天下午,王曉文來到銀行,用前段時間自己撿到的一張身份證辦了張“陳放”的銀行卡。經過一番精心偽裝后,他來到集美一處人流很少的柜員機內將錢轉到了自己事先準備好的銀行卡上,再逃回龍巖老家,于是出現了在龍巖市區一柜員機上取錢的畫面。

  無法面對妻子的背叛帶給自己的傷痛,趙延東很快轉讓了在廈門的公司帶著兒子離開了。在看守所里,王曉文痛哭流涕:“我一開始并沒想到要置她于死地,是張敏三番五次提醒我,才點燃了我體內的惡念啊……”

  王曉文的入獄,帶給他這個本來苦難重重的家庭幾乎是滅頂的打擊。王曉文的父親在得知自己寄予厚望的兒子居然成了殺人犯后,氣急攻心的他很快就撒手人寰。

  善惡原本一念間。是的,文中的王曉文本是一個剛踏出校門不久的大學生,涉世未深的他尚純良,可是他卻在張敏“做賊心虛”的誘導下,一步步失去了自己做人的底線,從而滑向了犯罪的深淵。可能張敏至死也沒明白,是自己的“心虛”讓自己送了性命。

  2016年7月18日,福建省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故意殺人罪、搶劫罪判處王曉文死刑。王曉文不服,上訴至福建省高院,2016年10月28日,省高院作出維持原判的終審裁定。

字號:T|T
關注我們:

新聞熱搜詞

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

編輯推薦

網友評論

收起評論

熱點聚焦

熱點視頻

圖文欣賞

1/5

精彩推薦

回頂部

平码复式几组 江西新时时彩技巧qq群 七乐彩和值500期走势图 甘肃体彩助手在哪里 时时彩走势图 七星彩19075期预测规律 波克棋牌下载 秒速时时彩反水网址 gameloft 三分钟赛车开奖 36选7中奖规则及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