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码复式几组|最准确的平码公式软件
知音網首頁 > 精華 > 癡迷“影子戀人”,那失控的“愛情妄想癥”

癡迷“影子戀人”,那失控的“愛情妄想癥”

www.kkari.icu 2018-09-18 09:22:21 知音海外版 我要評論

字號:T|T

  一位很有前途的研究生,任職高級工程師,盡管已結婚生子,但多年來仍走不出初戀的陰影。他幾次三番地追逐本公司一女孩,只因其與自己的初戀十分相似,遂向其狂熱示愛,遭拒后仍癡心不改,一廂情愿地狂戀其物品,以至心理扭曲,從而引發一場血腥慘劇……

  初戀受挫,不再相信愛情

  生于1980年的趙海龍是土生土長的重慶人,父母均是重慶一家制藥廠的職工。1998年高中畢業后,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入重慶醫科大學藥學院,大學畢業后又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主攻生物制藥。盡管趙海龍學習優秀,但不善交際,一心埋頭讀書,感情世界還是一片空白。

  直到2006年11月,趙海龍讀研第一年的下學期,他才迎來自己“遲來的愛”。一次朋友聚會上,認識了剛入學的本校女生——向艷,剛滿19歲的她來自川東達州,美麗的巴山蜀水給了她苗條多姿的身段和一張美麗的臉龐。那晚倆人聊得很投緣。趙海龍很快就羸得了這個單純女孩的芳心。

  2009年6月,趙海龍研究生畢業后,進入重慶一家生物制藥集團公司研發部工作,工作期間曾多次謝絕了同事為他提親,與向艷一直保持著戀人關系,在學習和生活上給予她很大的幫助和輔導,他想,等女朋友大學一畢業就舉行結婚典禮。

  然而,計劃沒有變化快。2010年7月,向艷大學畢業后,在父母的安排下去了加拿大留學三年,并提出分手。

  刻骨銘心的女朋友,是那么無情絕決地離去,讓他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萬念俱灰之際,他吞下了整整一瓶安眠藥,幸虧被父母及時發現,才將他從死亡的邊緣搶了回來。從這以后,他對愛情失去了信心,將全部精力投入到工作中。

  時間是醫治心靈創傷的一劑良藥。隨著歲月的流逝,趙海龍心靈上的傷口已漸漸愈合。2012年5月,已是32歲大齡的他才在父母的安排下匆匆地與一位小學教師結婚。

  一年后他們有了女兒趙雪,一家三口的日子過得尤為平淡,心情灰暗的他對婚姻再也提不起一點激情。他的婚姻被他看作是“喪偶式婚姻”。

  他認為一個男人一輩子最愛的女人只有一個,那就是他的初戀,如今心愛的人兒遠去了,他心如止水,成家生孩子是為了不讓父母傷心,為趙家傳宗接代。

  而2014年7月的一天,趙海龍去公司上班,剛走到大門口,卻意外地看見“向艷”背著包站在那里張望,她依然是一頭披肩長發,依然那么清純美麗。他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失控地叫了一聲:“向艷,你怎么會在這里?”“向艷”回過頭來,沖他莞爾一笑:“老師,您認錯人了,我叫周蕊,剛剛應聘到公司上班。”

  這位叫周蕊的女孩簡直和向艷太像了,趙海龍尷尬地笑了笑:“我叫趙海龍,是公司研發部的工程師,以后我們就是同事了。”

  周蕊的出現,勾起了趙海龍已經遠逝的初戀情結。他發現,周蕊怎么看怎么像向艷,舉手投足,連嘴角下面的那顆痣都一模一樣,只要一見到這位“初戀情人”他仿佛又回到了初戀時代,渾身上下血流加快,充滿著青春的活力。

  戀物成癖,瘋狂追求“影子戀人”

  從這以后,趙海龍開始以同事和大哥哥的身份主動關心周蕊。周蕊畢業于成都中醫藥大學,父母均在成都,剛進入到公司質檢部上班,在重慶舉目無親,他就像大哥哥似的熱情地為她租房子,幫她搬家,一同上街買生活用品,讓這位涉世未深的女孩非常感動。

  為贏得周蕊的好感,一向生活隨便、不修邊幅的趙海龍開始注重自己的儀表。在公司有事無事都愛去質檢部轉轉,平時只要有周蕊在場,他就會莫名的興奮,故意高談闊論,以期吸引她美麗的目光。

  2014年10月國慶期間,研發部與質檢部組織員工到郊區四面山風景區游玩,一路上,趙海龍有意和周蕊走在一起,幫著背包,中途還用相機為她拍攝了很多照片。趙海龍對其中一張照片簡直愛不釋手,回到公司就把這張照片存進電腦里。

  12月初一天,周蕊去研發部辦事,無意中看到趙海龍的電腦屏保設置是自己的照片,這個單純的女孩臉一下子紅了。飯后,她悄悄地找到他,紅著臉說:“趙老師,您怎么用我的照片作屏保?這樣別人看見了多不好,您還是把它換了吧。”自己的心事似乎被周蕊洞穿了,趙海龍有些尷尬,支支吾吾地說:“換,我馬上換。”

  說完,他立即用一幅風景畫替換了原來的屏保。經歷了這件事,周蕊感覺到趙海龍對自己的態度有些超乎尋常,開始有意地疏遠他。

  2015年2月,剛過完春節,趙海龍得知周蕊在渝北區一家健身俱樂部練瑜伽,并不喜歡健身的他也到該俱樂部辦理了一張會員卡。訓練結束后,趙海龍執意要請她吃飯,周蕊推說自己有事,他忙上前攔住她說:“我們是同事,難道連請你吃頓飯的面子都不給嗎?”周蕊擔心如果沒有和他處理好關系,以后會在工作中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只得違心地答應下來。

  在一家環境幽雅的餐廳里,趙海龍給周蕊夾菜卻,卻脫口而出:“向艷,你怎么不吃啊?”細心的周蕊發現這是趙海龍第二次叫自己“向艷”,她想,眼前這個男人一定和“向艷”之間有著不同尋常的故事,但她并不想去探究。

  一小時后,周蕊因有事起身告辭,趙海龍連忙攔住她,突然動情地對她說:“蕊蕊,我愛你。你知道嗎?你長得和我的初戀女友一模一樣。我要向無愛的婚姻告別,離婚后馬上和你結婚!”周蕊沒想到自己尊敬的師長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她一字一頓地正色道:“趙老師,你是有妻女的人,請你注意自己的言行,以后不要再說這種出格的話!”說完拂袖而去。

  此后在單位里,周蕊處處回避趙海龍,小心翼翼地躲著他。讓周蕊對他有了反感,他決定在對待這件事上暫時冷處理。在感情上越是壓抑,趙海龍那顆焦躁不安的心越是狂熱。

  6月17日下午,趙海龍抑制不住內心的思念,一直等到公司其他人都下班走后,悄悄地溜到周蕊的辦公桌前,仿佛貓聞到腥一樣,他開始用鼻子貪婪地嗅著周蕊用過的椅子、鍵盤、茶杯和書本……

  9月6日,公司派趙海龍去廣州出差半個月,整整15天沒有見到周蕊,趙海龍感覺自己的心都被挖空了。22日,趙海龍回到重慶已是晚上10點,他沒有回家,而是徑直去了周蕊居住的江岸花園小區,然而,他又沒有勇氣去敲周蕊的門。他只得無奈地在她樓下徘徊。

  夜深了,突然刮起了大風,周蕊掛在陽臺上的一條內褲被吹到了地上,趙海龍連忙奔過去,如獲至寶地撿了起來。他把周蕊的內褲放在辦公室抽屜里鎖了起來。

  妄想成疾,求婚不成一地血腥

  2016年春節后上班的第一天下午,下班前主任吩咐周蕊到研發部找趙海龍取一份資料,當她推開門一看,研發部的人都下班了,只有趙海龍還坐在自己的格子間,正用鼻子貪婪而忘情地聞著什么,周蕊仔細一看,天啊,他竟在聞女人的內褲,再仔細一看,這條紅色內褲不正是自己遺失的那條嗎,怎么又在他手里?

  這時,趙海龍也發現了周蕊,他走過來,一下子跪在她面前:“周蕊,我愛你,想你都想瘋了,你一定要接受我!內褲不是我偷的,是被風刮下來的,我幫你收起來了……”周蕊覺得自己受到了天大的侮辱,她一把搶過自己的內褲,罵了一句:流氓!便哭著跑出了辦公室……

  盡管挨了周蕊的罵,但趙海龍依然每天無休止地想她,此時,趙海龍已經患上了嚴重的“愛情妄想癥”,可他渾然不覺。

  4月初,趙海龍的妻子要去北京進修三個月,他覺得機會來了,于是借口工作忙,把女兒送去了岳母家。為了觀察周蕊的生活,他費盡心思地在對面的樓里租了一套房子,每到傍晚都用高倍望遠鏡在陽臺上觀察周蕊的一舉一動。

  一個星期天的上午,周蕊穿著睡衣在陽臺上晾衣服,感覺有一束光一直在追逐著她,她覺得不對勁,往對面樓道一看,她驀然看見了一架望遠鏡后面趙海龍那張齷齪的臉。

  為了擺脫趙海龍的糾纏,不久,周蕊向公司打了辭職報告,匆匆搬了家更換了手機號碼,還轉到另一家健身俱樂部練瑜伽,想以此來徹底擺脫趙海龍對她的糾纏。

  夢中情人突然從自己視線里消失得無影無蹤,令他寢食難安。每天一下班,他就四處打聽周蕊的下落。

  6月底,經過一段時間的苦心打聽,終于找到了周蕊的下落。這時,她已經在重慶渝中區另一家醫藥連鎖公司上班,并接受了同公司一位重慶男孩的求愛,倆人很快進入了熱戀。

  一天,趙海龍一路跟蹤周蕊走到健身俱樂部門口,當他手捧一束玫瑰花站在她面前正要表白時,還沒等他開口,周蕊非常反感地警告他:“你是有家庭的男人,怎么還這么厚顏無恥,再糾纏我就報警!”正在這時,周蕊的男朋友來接女友回家,剛好撞見這一幕,他飛奔過去一把拽住趙海龍的衣領,憤怒地將他從十多級臺階上推了下去,便拉起周蕊逃也似的跑了。在醫院躺了兩個多月,趙海龍的腿才基本痊愈,妻子進修回來后不解地問他:“你的腿骨折是怎么摔傷的?”他撒謊說自己不小心從石梯上跌倒的。

  10月的一個周未,趙海龍從周蕊以前的同事那里得知,周蕊將在2017年元旦舉行婚禮,聞訊他整個人幾乎都崩潰了,每天下午都要來到周蕊的單位門口糾纏她,這令周蕊痛苦不堪。而她的男友也開始指責她:“你肯定有行為不檢點的地方,不然他怎么不糾纏別的女孩,偏偏天天纏著你不放?”這一切,真讓周蕊欲哭無淚,渾身是嘴也說不清楚了。

  不久,周蕊和男朋友找到趙海龍的妻子,把趙海龍的丑惡嘴臉和對周蕊的糾纏,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她。得知丈夫這些惡劣行為,這個善良賢惠的女人覺得自己的尊嚴被踐踏了,她憤怒地向丈夫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你再恬不知恥地去糾纏那個女孩,我就和你離婚!”妻子的話沒有鎮住趙海龍,已經走火入魔的他認為,如果能與周蕊走到一起,就算妻子真的與他離婚了,他也無怨無悔。

  11月20日下午,趙海龍興奮地找到周蕊:“我妻子已經同意和我離婚了,我們結婚吧,我會像對待向艷那樣對你好的!”周蕊憤怒地罵道:“這兩年你害得我還不夠嗎?你就死了這條心吧!”趙海龍賴著不肯走,直到周蕊哭著撥110報了警,他才悻悻地離去。

  第二天上午,周蕊和男朋友一起找到了趙海龍所在公司的領導,把他這兩年的無恥行徑一五一十地訴說了出來。至此,趙海龍的畫皮一下子被揭開了,他的完美形象轟然倒塌,同事們都用鄙夷的眼光看他。公司對他提出嚴重警告,妻子也向他提出離婚,這時的他依然沒有幡然醒悟。

  2016年11月28日晚上9點多,連續守候了多天的趙海龍,終于在健身俱樂部門口堵住了周蕊。周蕊像見到瘟神似的驚恐,猛地推了他一下,拿起手機要打110報警,趙海龍慌忙一把奪過手機氣憤地扔在地上,掏出一把尖刀,周蕊本能地用紅色運動包一擋,尖刀刺在了包上,他又撲過來刺第二刀,練了幾年的瑜伽、懂得應急的周蕊順勢抓住趙海龍的手,用力往旁邊一推,他一個趔趄摔倒在地,刀尖滑落正好刺中了他的大腿。

  周蕊見狀迅速撥打了110報警和120急救電話。幾分鐘之后,警車和救護車同時趕到,醫生對傷口做了急救處理后迅速將他送進了醫院救治。

  發稿時筆者獲悉,趙海龍傷愈剛出院,就接到了法院轉來妻子的離婚訴狀,所在公司已對他作出解職處理,警方對他正式立案調查。然而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自作自受,不但丟了工作,沒了妻女,還將受到法律的追究!

  編后:一個有著美好前途的工程師,為什么竟會做出如此令人不齒的齷齪事呢?筆者就此采訪了重慶著名心理學教授秦萍,他分析道,趙海龍的這種表現屬于嚴重的“愛情妄想癥”,他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除了整天想念對方外,他不知道自己還有什么事可做。有時他也知道,自己這樣做會遭到別人的鄙視,可他就是無法控制住自己,更無法糾正這種行為,他的病狀屬于持久不變的系統妄想,與他的情感經歷有著很大的關系,而與他的學識水平、道德修養并無直接關系。如果趙海龍能正視自己的病情,及時去看心理醫生,并在心理醫生的指導下進行治療,調整心態,他還能回歸正常的生活軌道,過上幸福的家庭生活,這樣的悲劇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因涉及隱私,本文人物均為化名,未經作者允許,不得隨意轉載)

  編輯/張小婧

字號:T|T
關注我們:

新聞熱搜詞

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

編輯推薦

網友評論

收起評論

熱點聚焦

熱點視頻

圖文欣賞

1/5

精彩推薦

回頂部

平码复式几组 辽宁十一选五助手 南粤风采36选7走势图浙江风采 湖此福彩30选5开奖结果 nba大小分技巧口诀 188网球比分 定庄牛牛玩法 上海十五选五开奖号码 怎么揭穿彩票托的套路 球探推荐app苹果 福彩三d今日太湖钓叟三字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