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码复式几组|最准确的平码公式软件
知音網首頁 > 精華 > 鳥叔45年用心良苦,引誘北極海鸚把家還

鳥叔45年用心良苦,引誘北極海鸚把家還

www.kkari.icu 2018-09-13 11:58:14 知音海外 我要評論

字號:T|T

近日,美國鳥類學家史蒂文·克瑞斯走紅網絡,因為他花了整整45年的時間來彌補與一種鳥類的感情裂痕,其堅持和耐力令人感嘆與動容。人們將他尊為“鳥叔”,稱贊他的行為值得更多人學習效仿——

\


  “請人類善待動物,一定不要和它們產生感情裂痕,因為裂痕一旦出現,往往用很長的時間都彌補不上……”德國著名的動物學家理查德·萊曼的這句忠告,被很多人視為與動物和諧相處的底線信條。

  近日,美國鳥類學家史蒂文·克瑞斯走紅網絡,因為他花了整整45年的時間來彌補與一種鳥類的感情裂痕,其堅持和耐力令人感嘆與動容。人們將他尊為“鳥叔”,稱贊他的行為值得更多人學習效仿——

小小胖鳥,瘋狂被戮

  史蒂文出生于美國緬因州,他的爸爸、爺爺、姑姑都是鳥類學家,一家人只要湊在一起,談論的話題往往只有一個:那些翱翔在天空中的小天使們。

  1969年夏天,大學畢業后的史蒂文進入夢寐以求的美國奧杜邦協會工作。奧杜邦協會是一個非營利性的民間環保組織,有技術人員專門負責組織開展保護小鳥的活動。當年,史蒂文就被組織調遣來到緬因州附近一個名叫東埃格的海島上工作。這里資源豐富,很多常見的鳥類都喜歡在這里生活。

  剛來這里,史蒂文仿佛進入了鳥類的天堂,他不分白天黑夜地觀察鳥類,聆聽它們美妙的歌唱,分辨著種類。但一段時間的細心研究后,史蒂文卻詫異地發現:島上少了一種鳥——北極海鸚。

  北極海鸚是一種生活在北半球的海鳥,長相可愛又奇特,成年鳥兒個頭較大,身長達30厘米,形體和服飾與企鵝接近:涇渭分明的黑白羽毛分別覆蓋在背腹部,臉上長著一個特別像鸚鵡的嘴巴,古怪的小眼睛看起來像馬戲團中精靈搞怪的小丑,因此有人稱它們為“海洋小丑”。在北美漁民心中,海鸚的確是枚“開心果”,它們天生丑萌的長相看上去總是一副思考人生的樣子,可走起路來卻像鴨子般一搖一擺,憨態可掬的樣子總讓人忍俊不禁。因此,有詩人這樣形容北極海鸚:“面部表情常年憂愁萬分,走起路來馬上傾倒眾生。”

  史蒂文深知北極海鸚并不是一種數量稀少的鳥兒,它們廣泛分布在冰島、挪威和英國等地,數量巨大。可如此四海為家的鳥兒為什么唯獨不喜歡前來美國呢?

  為了查明原因,史蒂文進行了廣泛走訪,查閱了大量資料。結果讓他如鯁在喉:一個世紀前,東埃格島生活著大量的海鸚,它們和人類和平共處,但在1850年左右,一場復古式的服飾裝扮風席卷了整個北美地區,女士們覺得將北極海鸚的羽毛粘在帽子上非常時尚,于是人們開始瘋狂捕殺這種溫馴的鳥兒,獵槍、籠制陷阱大量派上用場,被拔掉羽毛的尸體被隨意丟棄,鳥兒的數量急劇減少。

  僅僅十年過后,又一次更大的浩劫突如其來:1900年,突然有所謂的營養專家撰寫文章,聲稱北極海鸚的鳥蛋富含營養,迅速引起人們的盲目追風,有錢人為了長命百歲,懸賞高價征集鳥蛋,于是賣鳥蛋成了當地漁民致富的手段,他們帶著工具幾乎翻遍了每一塊巖石,將鳥蛋連窩端走。連普通的漁民都喜歡把海鸚蛋就著大面餅當早餐吃。因為海鸚夫婦每年只產一枚卵,當尋不到鳥蛋時,又有人打起了鳥兒的主意:能產出營養蛋的肉肯定也非常美味。于是,大量的鳥兒被捕抓送上了燒烤爐。在這種斬草除根式的大屠殺中,大量的鳥兒和它們的孩子一道進入了人類的肚子,曾經數量龐大的鳥群幾乎到了被滅絕的境地。那些僥幸活下來的鳥兒被嚇破了膽,也傷透了心,它們憤恨地選擇了離開,這一走就再也沒有回來。

  在史蒂文工作的那一年,美國境內已經沒有任何海鸚了,整個北美只有加拿大兩個名叫馬琴考斯和瑪查塞爾的島嶼上生活著15萬只左右的海鸚……

  雖然就全世界而言,北極海鸚算不上是瀕危動物,但史蒂文仍為此憂慮不已:因為海鸚在北美的棲息地只有兩個小島,一旦遭遇石油泄漏、物種入侵等意外事件,棲息地如此狹小的海鸚很容易遭受滅頂之災,難道要眼睜睜地看著這種可愛的天使最終徹底消失在北美嗎?

  強烈的責任感驅使著斯蒂文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必須盡快想辦法把海鸚們重新請回東埃格島,讓它們有更廣闊的陸地生活。

人類媽媽,辛勤養育

  為此,史蒂文向組織申請立項“北極海鸚保護計劃”。可對他的這項計劃,幾位資深的鳥類學家卻一再搖頭,原來,北極海鸚長年生活在海上,不論休息或捕魚都離不開水面,想讓雙腳很少沾地的鳥兒來島上安家,難度太大了!

  可是,史蒂文偏偏不信這個邪,他對北極海鸚的生活習性進行了反復研究,終于找出了工作的突破口:北極海鸚是一種家園意識很強的小鳥,成年的海鸚每年會有近三個月的時間離開海面,它們在陸地上只做兩件事:交配與孵蛋。雛鳥見世后不久,就要跟隨爸媽在海上闖蕩直到學會獨立生存。五歲性成熟后,每年春天它們會憑借記憶回到自己的出生地,在這里談情說愛、產蛋孵化,開始下一輪的繁育循環。發現了這個突破口后,史蒂文馬上在海鸚的出生地上打起了注意:如果想吸引海鸚前來島上棲息,只要讓它們在東埃格島上出生不就行了?于是,從1973年開始,史蒂文帶著團隊,開始為海鸚辦起了“移民”。

  史蒂文首先取得加拿大政府的同意,他們來到加拿大馬琴考斯島上,悄悄地從海鸚爸媽的窩里一次取走了200個蛋,這些鳥蛋被裝進特制的保溫箱中,史蒂文帶著這些外國蛋迅速回到美國的東埃格島上。為了讓日后的海鸚有根可尋,他們不能在試驗室進行孵化,只能模仿海鸚爸媽的樣子,為這些鳥蛋分批在礁石間建窩。因為鳥蛋來之不易,史蒂文對自己的團隊進行了明確分工,每個人照看10只蛋,從建好窩后便拿特制的孵化器寸步不離,堅決不讓海蛇、賊鷗、老鼠騷擾,看得比命根子還珍貴。因為分工科學并格外重視,幾乎所有的蛋都孵化出了小鳥。

  史蒂文和助手們細心地照顧著這些萌萌的小海鸚,給它們喂魚吃,把它們由光禿禿的新生兒一點點養成灰絨絨的小雛鳥。因為一出生看到的就是人類,這些小家伙順理成章地將研究家們當成了自己的親生爹娘。

  為了讓這些小海鸚擁有獨立生存能力,人類媽媽開始引導它們下海戲水、捕魚。可是,人畢竟不是魚,長時間泡在苦咸的海水里,真是讓大家苦不堪言,可為了海鸚們的“移民大計”,他們只能裝作興奮的樣子,一個勁地往水里扎猛子,每個人都脫了幾層皮,瘦了十多斤,一天下來往往精疲力竭,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可是,為了自己的鳥兒能成材,沒有一個人叫苦喊累。

  經過半個月的艱辛教導,小海鸚終于有了獨立生活的能力,看著它們不再留戀自己,史蒂文和助手們才像父母送別孩子一樣,淚眼模糊地看它們游進遠方的大海……

  史蒂文給每只小海鸚都套了特制的腳環,以便讓海鸚回來后,自己能一眼就認出來。此后的幾年間,史蒂文帶領團隊每年都從加拿大引進幾百只鳥蛋,孵化出后便開始艱難的撫養馴化,直至放回大自然。在五年的時間里,史蒂文目送著一千多只海鸚離開,每送走一只鳥兒,他都感覺自己又多了一份希望。

  因為普通的海鸚五歲時才能達到性成熟,但按經驗,人工養大的海鸚三歲就可以到繁殖年齡,從進入到第四個年頭,史蒂文便整天數著指頭,伸長脖子呆呆地對著天邊的云朵發呆,他多么希望有一群自己養大的海鸚,驚喜地鳴叫著從天空落下來。可是,現實讓他很失落:他和伙伴們等了整整半年,那些付出心血的鳥兒們沒有一只回來。

  第五年的春天,史蒂文又滿懷熱望地等著,海水漲了又退,太陽升了又落,可是仍然看不到一只海鸚歸來。

  夏天又過去了,一無所獲的史蒂文終于不得不承認:實驗失敗了!

  明明是非常懷念出生地的鳥兒,為什么突然嫌棄起了自己的老家?史蒂文翻閱了種種資料,最后找到了答案:海鸚們不回家,是因為老家太寂寞了!北極海鸚喜歡和自己的同伴們黏在一起,不能忍受孤單的生活,所以當人類養大的海鸚憑著記憶回到東埃格島上,飛了一圈卻發現沒有同伴,只能默默地飛走了。而離小島不遠的加拿大的馬琴考斯島上有大量的同類,遠遠比老家要熱鬧得多,于是它們就飛到了這個小島上繁殖、筑巢。

  這個發現讓史蒂文哭笑不得:自己費了五年心血,只是幫助海鸚們又飛回到原來的起點。

奇思妙想,打造新家

  五年的心血就這樣白費嗎?史蒂文很不甘心。既然鳥兒嫌老家不夠熱鬧,那為什么不人為地營造出一個熱鬧的氛圍,吸引鳥兒們到這里筑巢,這樣總可以了吧?

  為了吸引海鸚,史蒂文開始人為地制造“鳥氣”,他委托工廠制作了大量的海鸚塑像,這些塑像和真海鸚大小相仿,顏色一致,除了不會活動,幾乎很難分出真假。他們把這些海鸚塑像有的放在了海邊,有的安放在巖石上,在小島的各個角落足足放置了幾百個之多。

  這些栩栩如生的塑像果然騙過了海鸚!這年春天,史蒂文和伙伴們果然發現了海鸚的身影:一只北極海鸚降落在海鸚塑像身旁,好奇地瞅著這個“同伴”,猶猶豫豫地伸出自己小短腿,仿佛想要把它發展成自己的戀人,它的腿上赫然戴著一只腳環,這一幕讓史蒂文興奮得差點跳起來。

  之后,越來越多的海鸚來到小島上,它們有的沖塑像友好地叫著,仿佛在說:兄弟你張嘴說話呀!我叫你為什么不回應呢?也有的一個勁地用身體蹭塑像的肚子,仿佛要搞明白:為什么這家伙的肚子這么硬?還有的銜來小魚,仿佛要邀請塑像和自己一起共進晚餐……

  因為這些塑像,有幾十只海鸚飛回了東埃格島。可是,海鸚并不是不會思考的傻子,過了一段時間,它們發現這些塑像完全沒有任何反應,知道自己受騙了,便毫不留情地拍拍翅膀離開。

  眼見計劃又要泡湯,史蒂文和伙伴們不得不又想出了更高明的法子:他們在島上的各個角落放置了很多小鏡子,這樣,當海鸚們再對著塑像疑惑的時候,會看到鏡子里會動的自己,于是又誤以為有活的同伴前來了。

  之后的多年間,史蒂文不斷想出哄騙海鸚的辦法:他在小島上裝了好幾個擴音器,用大喇叭對著天空大聲播放錄制好的海鸚聲音,這些聲音中,有少年海鸚的清脆萌音,也有成年大叔海鸚的低沉魅惑音,讓天空的鳥兒聽了,誤以為下面很熱鬧,便想下來看一看。之后,史蒂文又專門錄制了鳥兒交配的聲音和進食的聲音,讓天空的鳥兒以為下面正舉辦相親派對或舉辦盛宴,而每次它們聽到這些聲音降落下來時,史蒂文會和伙伴提前準備好它們最愛吃的小鱈魚,讓它們在大肆饕餮后更信以為真。

  經過多年的努力,終于在2000年,史蒂文團隊在小島的一塊巖石下發現了一只海鸚雛鳥,這是東埃格島100年來第一次出現了海鸚自然降生的新生命,將這只黑乎乎的小家伙捧在手心,史蒂文老淚縱橫,泣不成聲。

  此后,便陸陸續續有海鸚來到東埃格島上繁衍、生活,2016年底,史蒂文鄭重地對外宣告:來到東埃格島上落戶的海鸚已經超過1千只!此外,還有1千多只海鸚選擇了在附近其他4座小島上生活,海鸚的棲息地范圍比之前擴大了三倍還多,它們的生活已經有了更安全的保障。

  為了一只可愛的鳥兒,史蒂文率團隊整整付出了45年,幾乎耗盡了一生的心血。45年的光陰,讓一個意氣風發的帥小伙變成了滿頭白發的古稀老人,得知他45年的堅守后,人們親切地稱他為“美國鳥叔”,奧杜邦協會為了表彰他突出的業績,還特意聘任他出任協會的副主席。而他創造的“海鳥人工招引技術”也在全世界各地得到了廣泛的效仿推廣。2017年3月,中國浙江自然博物館的科學家團隊還以謙虛的學習態度,將71歲的史蒂文請到了寧波的韭山列島,請他對招引世界瀕危野鳥中華鳳頭燕鷗工作進行指導。

  成為奧杜邦協會的領導后,史蒂文更加忙碌,他不但要關注緬因州海鸚的現狀,還經常邀請人們到東埃格島上賞鳥,他想讓人們知道:經過多年的努力,鳥兒和人們的感情裂痕已經被艱難彌補好,要學會珍惜這種友誼,千萬不要再對鳥兒造成新的傷害。

字號:T|T
關注我們:

新聞熱搜詞

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

編輯推薦

網友評論

收起評論

熱點聚焦

熱點視頻

圖文欣賞

1/5

精彩推薦

回頂部

平码复式几组 2019足坛夏季转会 黑龙江时时彩500彩票网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28杠游戏下载 加拿大走势图怎么看 手机赌博斗牛害死人了 皇家重庆时时彩手机APP e球彩玩法窍门 北京时时开奖视频 今晚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